翻页   夜间
bepaly开户 > 最后一班车 > 第十四卷 梦魇暗王第540章 暗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epaly开户 ]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双刀叼着烟,眯着眼,说:啥事?

    “封阳到底长什么样?你可以告诉我吗?”因为我觉得封阳一定不会是一个被烧焦的婴儿模样,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是一具尸体,尤其是在最后关头,能够稳住整个山体的晃动,那更是了不得的力量。

    双刀想了想,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没人见过封阳的真身。

    听了双刀这句话,我也就没再多问,有些时候有些事,人家愿意让你知道了,不用你问,他也会告诉你。如果人家不愿意让你知道,你就是问破头,人家该不说还是不说。

    我觉得双刀不会骗我,他也应该没见过封阳的真身,毕竟江湖上比他厉害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

    回到省会医学院的时候,我接走了葛钰,因为她毕竟是不疼不痒不发烧,没有任何病症,就是检查不出来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简单。

    蛇神告诉我了玄机,其实这一开始就是蛇神设下的计划和圈套,其最终目的就是把我骗到血池之中,让我杀死在血池里,让大暗遮山鬼佛拥有鬼眼的力量,如此一来,这尸山就永恒不死了。

    可以说,这还是建立在打我鬼眼力量的基础上,看来这世间邪恶之人,没有不对鬼眼力量动心的,毕竟可以扭转时空,永恒不死。若如今还是封建帝制,我估计早就被皇帝老儿追杀十八条街了。

    取了些艾草,回家帮葛钰熏了一下身子,果然三天之后就好转了,月经也正常来了,看样子确实没有怀孕。

    我就说嘛,每次都有保险措施,怎么可能会怀上,原来是中了烧魂草这种巫术诡计。不过蛇神这个家伙也真是放长线,钓大鱼。这家伙放的线真不是一般的长,为了打消我的顾虑,他不先在我身上动手,而是先让葛钰的身体出毛病,然后从虹山寺,到云中寺,到血池,一步步的在黑暗中牵引着我,让我最终跑到血池,最终中计。

    只可惜,人间正道是沧桑啊,背后还有封阳支持着我呢。

    至于鬼王的事,我对蛇神的话,信一半,也不信一半,反正七星魔书我是不会给鬼王的,我也不想跟他打那么多交道,毕竟他是我的先祖,如果惹急了他,他动手杀我,我不会反抗,但若让我动手杀他,杀祖宗这事,我刘明布绝对干不出来。

    等葛钰身体好了之后,我又回房子店总站上班,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客运站很多同事都看到了我,有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保洁阿姨,还跟我开玩笑,说我越来越像老总了。

    这意思我懂,我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整天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真不像是好好上班的样子,而更像是一个老总来视察,问题是,我真不是老总,也不是当老总的料。

    幸好是金丝眼镜男总喜欢用我的鲜血来壮阳,每一次要血的时候都会送给我哈瓦那雪茄,所以他才容忍我的无数次无条件旷工,毕竟我在他眼里还有用。

    坐在办公桌上,我思索了许久,最后给操纵火鸦的高人,发了一条短信,问:你知不知道封阳这个人?

    我觉得,问他应该能问出一些端倪。

    果不其然,不一会,操纵火鸦的高手给我回了一条信息,信息上写的是:听说过,但不认识。

    我说:你和封阳谁厉害?

    然后操纵火鸦的高人就没回复我了,不知道两人究竟谁厉害,或许没有比试过,谁也不知道。不过这操纵火鸦的高人,暴漏了一个秘密。

    因为双刀说过,近代江湖上几乎是没人听说过封阳的,往前推个几乎上千年,才有一些老前辈听过封阳这个名号,而那些隐匿到至今的老前辈,无一不是个中高手,若是有朝一日能得到他们的相助,那简直横行无敌。

    将房子店里的事忙活完了,我又去参加了一下梁师傅的遗体告别仪式,他们老家有个习俗,好像是属什么生肖的,在几月份不能下葬,必须要等到下两个月。而在今天,老梁的遗体才正式下葬。不过他早已火花,金丝眼镜男在这方面还算做的人道,赔给家属一百多万,虽然钱与人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至少不会让梁师傅的妻子和儿女受更多苦。

    参加完这个遗体告别仪式,我就直接绕到了省会,又去了封阳所在的那座大厦,我发现近代江湖高手,也知道利用这年头的高科技了,他们是习武和发展高科技,一样都不落下,这才是一个高手应有的思想。

    一些老顽固,老古董,虽然功夫高强,但若让他们放到近代社会,这充满高科技的地方,他们一定就是个文盲,什么都玩不懂。在这方面,鬼王和老祖,依旧是我敬佩的两个人,两个从古代走到近代,但却精通现代高科技,尤其是老祖还会上网,有事没事给我整两句网络热词,这才叫真正的高手,潮人。

    到了封阳所在的地方,管家先去通报,完了之后,封阳看样子是应允了,这才由管家带着我们前往封阳所在的房屋,还是老样子,进去之后,是一闪云雷纹屏风,绕过这扇屏风,看到的还是一个类似于神台佛龛一样的东西,里边放着一个烧焦的婴儿。

    “你来找我,有事吗?”封阳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屋子里。

    我对着那个烧焦的婴儿,说: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我希望在你已经帮助我的情况下,能对我说实话,好吗?

    我用的是祈求的语气,毕竟封阳乃是大人物,而且帮助过我,我不能拽的就跟二五八万似的,上去就得让人家听我的,那不可能。

    封阳的语气很平和,说:嗯,你问吧。

    “你究竟是谁?我们以前从未相识,为什么你如此费心费力的帮我?这一点让我很想不明白。”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就等封阳解答了。

    封阳停顿了许久,看样子是在思索要不要回答,或者说该怎么回答,大概五六分钟之后,我都有点等不及了,封阳忽然问我了一句:你确定你要知道吗?

    我点头,说:我想知道,我很想知道!

    “可你知道以后,这后果,你能承受的了吗?”封阳又问我。

    我一愣,有些懵了,知道这些事情,还需要承担什么后果?不会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吧?

    刚才是封阳发愣,这一会则是换做我发愣,等我愣了五六分钟,思索了五六分钟之后,封阳的声音从屋子中传来,他说:你还是先听我讲个故事吧,听完这个故事,我相信你就能说出自己的答案了。

    我嗯了一声。

    封阳说:相传在浩瀚无尽的地狱深处,有一片充满黑暗的地方,那里没有光,没有火,任何有光明的东西,凡是落入那一片黑暗之地,皆会黯淡无光,被黑暗所吞噬。而在这片黑暗的深处,则有一人,统领全局,据说此人乘坐三狼魔辇,行走于虚空之中,所到之处所有生灵皆俯首称臣,经历千万年光阴的洗髓,在黑暗之地渐渐流传开来了一个传说,一个乘坐着三狼魔辇的暗王传说。

    “暗王?”我嘴里咕哝了一句,觉得一股阴冷的感觉从内心深处袭来,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哆嗦。

    “暗王带着一副组合面具,这面具有脸,有鼻子,有嘴巴,有耳朵,而据说见过这幅面具的人,都说这幅面具乃地狱黑铁所打造,面具乌黑发青,煞气极重,若凡人看到定会被吓破胆汁。”

    我调笑道:说来说去,仅仅是传说而已,做不得真,谁见过暗王啊?肯定没人见过。

    谁知,封阳立马振声道:不,有人见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3 Date: Sat, 01 Aug 2020 08:13:54 GMT X-Via: 1.1 E3-1230v3-783 (random:736168 67.198.221.162/3.8.1)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E3-1230v3-783
Date: 2020-08-01 08:13:54

67.198.221.162/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