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bepaly开户 > 卡徒 > 第两百二十四节 曹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epaly开户 ] //www.emow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你肯定猜不到,那个信号出现的地点,就在罗柚市的西北角,也就是我们现在处的这个位置附近!”胡子极有条理道:“之前中洲集团就曾对这片区域进行过暗察,我当时一直纳闷,不清楚他们想做什么,现在想来,那时极有可能是他们第一次捕捉到那信号。”

    胡子侃侃而谈,仿若亲眼目睹。

    小蛮已经完全没语言了,这个世界,实在奇妙得让她无话可说。她扬了扬手上的那张金色卡片,问:“这张卡片呢?也是用来捕捉信号的?”

    胡子神秘一笑:“真聪明!不过它并不是单单用来捕捉信号。上次我们捕获的信号球送回去之后,组织里的卡械专家对它们进行了分析,最终找到了那个信号的波段。于是便干脆做成一张通讯卡,这张通讯卡只有一个功能,便是可以呼叫对方。而一旦对方接通,这张通讯卡便能显示对方的大体位置。由于仓促之间,没有办法做得更精细,对方的位置只能显示出一个大概的范围。”

    “大概范围?是多少?”小蛮认真地问。

    “直径五百米范围内。”

    小蛮忽然来了几分兴趣:“我能不能现在试一下这张卡?”

    胡子一脸无所谓,继续喝着他的红酒,重新恢复到一脸悠闲,懒洋洋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哦,那人的度仪没开。”

    小蛮试了试,果然没动静,顿时一脸悻悻。突然间,她想起一件事:“对了,胡子,你帮我查一下天翼公司老板的底细。”胡子是这里情报的负责人,手下眼线无数。

    “天翼?它的老板是曹东?你怎么对他感兴趣?”胡子把到嘴的酒杯放了下来。

    “他很出名么?”见胡子这个反应,小蛮立即来了兴趣。

    “这个人来历神秘,没有人知道他从哪来,据说第一次出现是在丛林。他身边还有一个人,年龄大概在二十八至三十五之间,沉默寡言,实力未知。他们在丛林中救了雷文家的克里奥,出手的是曹东,他使用一种类似梭类的卡片。不过,曹东真正吸引人们注意的,还是他在制卡方面的才华。天翼本来是雷文家的一家子公司,用来给内部那些庸碌子弟们安插闲职用的。为了感谢曹东的救命之恩,雷文家把这家公司送给曹东。”

    “哼,这雷文家真不是好东西,别人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却拿这样的东西酬谢,实在是过份!”小蛮冷哼两声。

    “嘿嘿,这雷文家本来就是不怀好意。他们想把这曹东拉进雷文家,就故意用了些手段。哪知道曹东手段狠辣,刚接手便强迫那些纨绔自己辞职。而后来,天翼便开始了迅速的扩张。他们在这之前最有名的两个案例,一个是公益广告牌,还有一个就是《天翼版教材》。尤其是《天翼版教材》,实在是大手笔,震撼人心,说实话我第一次看的时候,都惊呆了。”忍不住啧着嘴:“我们上学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教材呢?要不然,我一定好好学习。”

    听得极为仔细的小蛮忍不住直翻白眼。

    “之后,便是前段时间了。中洲集团的大动作,你看了么?”胡子问。

    “看了啊?这和曹东有什么关系?”小蛮好奇地问。

    “那则广告,便是曹东做的。现在这则广告已经成了幻卡广告中的经典案例,轰动全联邦啊!这里面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据说这是曹东亲自出手,只花了三天时间便完成。啧啧,能做到这么逼真,这家伙要去做谈雨玟小姐的写真集,肯定能卖到脱销!”胡子摸着自己那两撇胡子,啧着嘴巴,一脸猥琐地意银着。

    实在受不到胡子的这个表情,小蛮打断他的幻想:“那他会不会制作战斗幻卡?”

    “战斗幻卡?这倒没听说过。”胡子一愣,摇摇头。

    小蛮不由陷入思考,正在此时,于果忽然开口:“小蛮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见两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小蛮便把那张烈焰龙卡的奇特之处,还有卡片上的大写字母“c”,还有自己去天翼却被赶出来的情况说了一遍。

    “制卡师?”于果不由露出奇怪的神色:“难道比花生头更厉害?”

    花生头是组织里的一位制卡师,小蛮的【橘子】和【蝌蚪】都是出自他手。因为他的发型像花生,大家都喜欢称他为花生头。花生头制作的卡片极受欢迎,也是大家努力巴结的对象。不过在小蛮这只女暴龙面前,他可是相当老实。

    小蛮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他可能比花生头厉害。”

    “哦。”于果和胡子齐齐露出耸然动容之色。能得到小蛮这样评价的制卡师,可是相当不容易。

    于果沉吟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不妨结交一下。”

    胡子闻弦歌而知雅意,连忙点头:“嗯,我会去查一下,然后看能不能拉上关系。”

    结识实力强大的制卡师,对于卡修来说,是一件相当重要的曰常活动。尽管组织里也有强大的制卡师,但是多结识一位,自然也就多一条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坏事。

    不过于果还是提醒道:“不过我们还是要把精力先放在中洲集团身上,这件事不要牵扯太多精力。”

    小蛮乖巧道:“于果大哥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的。”

    陈暮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在一个玻璃水箱之中。水箱中是装满了淡绿色的液体,自己就全身地泡在里面,只有头露在外部。

    一抹苦笑浮起。

    自己还是把那绿线想得太简单了!他本以为在敛息状态下,能够把这根绿线抽出来。哪知道,这根绿线有若活物,居然是活动的。它一活动,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分布在陈暮身体的细丝网立即发生变化。想要单凭蛮力把它抽出来,那是痴心妄想,只怕当时自己全身的血肉都会被扯出来。

    而刚好敛息状态的时间到了。一恢复正常,陈暮便还没来得及感受敛息法的副作用,便被潮水般的疼痛淹没,直接晕了过去。

    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左臂的伤口已经愈合,他不由心下暗惊,好快。

    苏流澈柔走进来,看到陈暮已经醒来,不禁惊喜道:“你醒了!”

    “嗯。”陈暮点点头,笑了笑:“多谢你出手救治,要不我就麻烦了。”

    苏流澈柔不好意思道:“我只能帮你的伤口处理一下,你体内的绿线,我还没有眉目。”她一脸歉意地看着陈暮,心下却微松,曹东似乎恢复正常了。不知怎么,面无表情的曹东让她感到畏惧。

    陈暮道:“没关系,慢慢来。”接着问:“我现在能出去了吗?”

    仔细地在陈暮的身体上检查了一番,陈暮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红晕一闪而逝。一分钟后,苏流澈柔站了起来,脸上的看不了半点异样,绽放出一个美丽的微笑:“伤口已经愈合了,可以出来了。”

    陈暮闻言,也不废话,直接从玻璃水箱上方三两下爬了出来,让刚想把水箱打开的苏流澈柔目瞪口呆。

    检查了一番,自己的东西都在,陈暮也放下心来。穿上衣服,他浑然没有觉得房内还有一个人。苏流澈柔张嘴欲言,但只看了一眼,脸上便火辣辣一片,连忙转过身子。

    戴上度仪,穿好衣服的陈暮看上去,似乎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平凡普通的少年。

    但是苏流澈柔却再也不会把他当作普通的少年,一个能够冷静漠然把切开自己左臂的少年,又怎么会是普通少年呢?没有人比她能够更清晰地感受到这位叫曹东的少年不凡之处。

    看着眼前腼腆的笑容,苏流澈柔怎么也无法把它和那张冷静漠然的脸联系起来。她隐隐感觉到这其中应该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只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发生的这样惊人的变化?

    陈暮在她心中愈发神秘不可测。

    忽然,不知道想到什么,苏流澈柔的脸一下子刷地红了,雪白的脸似乎要渗出血,红晕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到她的耳根。

    她死死抿着娇润红唇,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终于在走到门口时,她脸色看上去似乎恢复正常。

    打开门,陈暮看到正在和小姑娘玩耍的卢小茹。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1 Date: Fri, 21 Jun 2019 02:11:27 GMT X-Via: 1.1 bz11.youvm.com (random:966199 Fikker/Webcache/3.7.9)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bz11.youvm.com
Date: 2019-06-21 02:11:27

Fikker/Webcache/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