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bepaly开户 > 卡徒 > 第一百七十七节 所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epaly开户 ] //www.emow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它不能用了。”维阿看了一眼脚下正在燃烧的飞行器,面无表情道。

    飞行器的确能够在胶云层中穿行,但是在设计上,还是有着缺陷。由于与胶云层之间的摩擦,最终导致它过热,虽然陈暮想尽了办法,但是它已经到了极限。不过令陈暮感到庆幸的是,这已经是第五天。连续高速飞行了五天,对于这样一架由金属制作而成的飞行器,还能有着什么样更高的苛求呢?就是联邦的那些梭车,唯一的结果便是困在胶云团之中,无法动弹。

    “城市应该东北方。”在飞行器坠落的前一刻,陈暮依稀看到了远处的城市。虽然距离还很远,但是有维阿这个超级保镖,安全问题实在不用担心。

    维阿没有说话,朝东北方向走去。维阿在丛林中有着令陈暮羡慕不已的准确方向感,在大多数时候,他比飞行器上的仪器更准确,所以一路上,维阿都是领路者。

    紧紧跟在维阿身后,陈暮可不敢有丝毫松懈。没有维阿,单凭他半吊子的卡修水平,在丛林中,能选择的只能是骨头是不是还能剩下渣滓。

    “维阿,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一直以来,维阿对他的态度就让陈暮困惑不已。仿佛从一开始,维阿就对他另眼相看,而在之后,更是如此。在遇到白斑蚊时,自己甚至成为维阿最优先救助的两人之一。而当陈暮决定要离开丛林,维阿便决定跟着他一起离开。

    维阿脸上还是一副万年不动的冷漠表情。

    “族长死了,我自由了。”

    陈暮摇了摇头,维阿的这种说法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族长不一定死了。”虽然族长在他们之后离开村子,他们到现在也还没有任何与族长相关的信息,但是在万俟族人心中,总是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陈暮只是觉得,那老头那么老辣,活着也并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维阿一言不发,只能听到他踩在丛林地表枯枝发出的声响。

    陈暮也保持沉默,倘若维阿不想说,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更何况,连他自己也觉得维阿并没有非要向自己解释不可的理由。

    就在陈暮考虑是不是转移话题的时候,维阿冷不丁道:“我想找回记忆。”

    陈暮一愣:“找回记忆?”维阿的失忆他也曾听说过,只是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心中咀嚼着维阿话里的意义,不知怎么,一股怆然之感在陈暮心中油然而生,就连维阿的背影都似乎隐隐透着几分苍凉。

    虽然心中颇为好奇维阿当年的事,但是陈暮还是识趣的选择了转换话题。

    “看来我们似乎快走出丛林了。这个方向的野兽留下来的痕迹要少很多。”在万俟村民们的熏陶下,陈暮也成了半个丛林专家。

    维阿没说话,陈暮也不以为意,径直道:“也不知道前面是哪座城市。哎,不过我们终于重回人间了!”丛林生活对陈暮来说其实是一段不错的记忆,但他到底从小生活在联邦,还是更习惯联邦的生活。

    忽然前方突然隐约传来惊叫声。

    陈暮立即收声,和维阿对视一眼,他迅速激活了度仪中的【大泥鳅】卡,飘浮到半空中。扫了一眼周围,维阿早就不见踪影。陈暮心中暗赞维阿动作快,也不甘落后,艹控着气流卡小心而飞快地朝事发处飞去。

    随着不断靠近,惊叫声呼救声也越来越清晰,陈暮还隐隐听到几只野兽的咆哮。

    陈暮毫不犹豫一个提速,直奔而去。倘若只有他一个人,他是万万不敢如此大胆,但是有维阿在身旁,他就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他可是见识过维阿对野兽的辉煌战绩。就连他们上次遇到的那只乌钢镰刀虫,就算没有自己,维阿固然杀不了那只大虫子,而那只大虫子也拿维阿没办法。

    更何况这里已经快接近丛林的边缘,出现厉害野兽的可能姓并不大。

    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少年,被八只西斯尼亚狼围住了。西斯尼亚狼并不算什么强大的野兽,但是它们往往成群出现,生姓狡诈,加上它们擅长奔跑,来去如风,十分让人头痛。它们的速度非常出众,快若闪电,特别是短距离的突袭,让人防不胜防,就连卡修们,都十分头痛。

    这位中年人是一位卡修,他撑起的能量罩把少年也保护其中。

    蓝色的能量罩如同透明的蓝色水晶,晶莹剔透。被中年人护在怀里的少年,满眼的惊恐。少年的皮肤白净,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这位中年人,应该是保镖护卫之类。

    这位保镖释放出的能量罩厚实凝练,有若实质,可见他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深厚。便是伯汶和程英,放出的能量罩也绝达不到这地步。陈暮眼前一亮,他第一次见能够把能量罩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卡修。一般而言,能量罩只能保护卡修自己,无法兼顾同伴。想必这位卡修应该是专修能量罩的卡修,陈暮在心中暗自猜测。

    专修能量罩的卡修极少,这种类型卡修是极端防守的卡修,战斗值几乎等于零。他们从事的行业也非常单一,大多是保护重要人物这种任务。一些大家族都会专门培养一些这样的卡修,而少数保安公司也有这样的卡修,但数目非常稀少。

    这位保镖很显然便是这种类型的卡修。八条西斯尼亚狼的轮番冲击着能量罩,但能量罩巍然不动。

    “少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保镖有些焦急道,他的能量罩虽然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是总有能量耗尽的一刻。而这些狡诈的西斯尼亚狼却不会给他更换能量卡的时间。

    “那、那怎么办?”少爷面无血色,嘴皮子哆嗦着。另一位仆人里斯本已经回去找救兵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他们的通讯卡无法和家里取得任何联系。

    保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些西斯尼亚狼个个两眼血红,不要命似地撞击着他的能量罩,他的感知和能量卡里的能量,都正以惊人的速度流逝。照这样的速度,他不确定自己能坚持到救兵到来。

    没想到这些并不以力量见长的西斯尼亚狼撞击的力量居然如此巨大,它们就像不要命般疯狂地轮番冲击着他的能量罩,这令他心中暗暗叫苦。

    陈暮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一旁仔细观察。他有些疑惑,西斯尼亚狼是一种非常狡诈的动物,而眼前的一幕推翻了这种动物在陈暮心中的印象。它们像野牛一般,助跑、腾空、冲撞,这种野蛮无比的方式迥异于它们的战斗风格。每只西斯尼亚狼的额头都是殷红一片,渗着血,看上去令人触目惊心。它们的眸子一片猩红,狂野而嗜血。

    正在这时,陈暮耳旁忽然传来维阿极低的声音:“两人身上有药饵。”不知什么时候,维阿已经悄无声息地潜伏到陈暮身边。陈暮心下却是一怔,药饵是村子里特有的说法,是指一些能够引来野兽的药物。上次里度红引来高足猿,便是用的药饵。

    眼角忽然瞥见那位保镖的能量量忽然一阵抖动,陈暮知道这位保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陈暮想了想,轻声对维阿道:“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说完陈暮便冲了出去。

    陈暮的突然出现,让陷入绝境的两人大喜!

    “救命啊!救命啊!”少年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立即激动得大喊。死亡几乎让这位少年濒临崩溃,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语无伦次道:“求求你,救救我们!我父亲是纳尼亚集团总裁,只要你能救我们,我们一定会重重答谢你!”

    那位保镖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的经验比起少年要丰富得多,对方在这个时候出来,那就是有救他们的意思。

    保镖猜得没错,陈暮本来就是打算救他们。他可以看出少年的身份非富即贵,等少年报出家门,他不由微皱眉头。对于这些富家子弟,他没有一丝好感。心中泛起一丝厌恶,但脸上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眼下他急需要信息,需要他们带他和维阿进城,也只有暂时按捺心中的不喜。

    不想和他们废话,陈暮扬起手,奇怪的尖啸声不绝于耳,须臾间,八只西斯尼亚狼全都毙命。陈暮颇为满意地收手,前段时间他一直在练习脱尾梭卡,能准确击中速度极快的西斯尼亚狼,而且发射频率比起来以前,提升了百分之十五,这样的进步让他相当满意。

    从死亡边缘回来的少年如烂泥般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不过他的那位保镖,则略带警惕地着陈暮。这种警惕并不是他对陈暮有敌意,而是一种职业习惯。

    维阿也钻了出来,他的出现,让刚刚获救的两人吓一跳。不过等他们反应过来维阿是陈暮的同伴时,才松了口气。

    忽然,陈暮朝那位少年走去。

    “阁下,你想做什么?”原本精神就高度紧张的保镖立即放出能量罩。瘫坐在地上的少年两眼失神,他还没有缓过劲来。

    陈暮指了指少年身上系的一个香包,平静道:“如果你们不想死,最好把它丢了。”

    顺着陈暮的手指,保镖的目光落在少年腰间系的一个香包。渐渐回过神的少年反应极快,他脸色不由一变,声音略带颤抖道:“您、您的意思是……”

    他猛地尖叫一声,疯狂地扯着那个香包,然后像烫手般,一下子扔出老远。

    香包扔到陈暮的脚下,陈暮弯腰捡起香包,递给维阿。也不见维阿怎么用力,轻而易举把香包撕开,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

    “青木香、里棘子、辛叶、鱼腥藤。”维阿精确地报出香包里所含的植物。

    少年和保镖两人略带茫然地看着两人。陈暮瞥了一眼,道:“青木香释放的气味是是西斯尼亚狼最喜欢的。里棘子、辛叶和鱼腥藤混合起来,产生的气体能让西斯尼亚狼陷入疯狂嗜血状态。”虽然不能像维阿闻一下便能分辨出里面含有什么成份,但基本的原理陈暮还是知道的。

    陈暮的话让少年和保镖脸色一变。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没有引来金线蛇和棕圈绿蟒,这个香包对它们同样有效。”陈暮的话让这一主一仆脸上血色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金线蛇剧毒无比,来去如电,细小难察。而棕圈绿蟒则体形巨大,力量奇大无比,能绞碎岩石。和这两种恐怖的野兽比起来,西斯尼亚狼只能算不入流的小角色。

    “少爷,您这香包……”保镖带着颤音地问。

    少年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眼神却倏地阴沉下来,他面色狰狞,脸上肌肉扭曲,咬牙切齿道:“是芬妮!”少年的眼神变幻不定,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愤怒。

    保镖识趣地没有追问,少爷的家事还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的保镖来艹心。他看了看时间,皱起眉头:“里斯本怎么还没有来?”按照时间,里斯本应该早就带人来了。

    “里斯本!”少年忽然嘿嘿冷笑两声,眸子冰寒无比。保镖心下一颤,顿时闭上嘴巴。

    陈暮心中也能猜出个大概,不过他可没有什么同情心理。他相信,这位少年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类。按个时间,只要需要,这位少年一定能做出同样的事情。这便是世家子弟的特点。

    少年已经恢复平静,脸上看不出半点端倪,他微笑对陈暮道:“多谢您出手相救,我是克里奥.雷文。”他优雅地向陈暮行礼示意。

    陈暮简洁道:“曹东。”他不敢用陈暮这个名字,他还不知道这是哪里,东行宁家一定还在查他的下落。

    维阿有如石头一般木讷不言,而陈暮也懒得介绍。克里奥看了维阿两眼,便收回自己的目光,堆起笑脸:“曹先生出手不凡,谈笑间这些西斯尼亚狼便一命呜呼,让我大开眼界啊。”他敏锐地发现这种半是奉承的话陈暮无动于衷,便立即改变策略,直接坦言:“不知我能不能委托曹先生两位护送我们俩回城?需要什么报酬,曹先生请尽管提。”

    陈暮想了想,点点头:“好,这个委托我接下来。至于报酬,你看着给就是了。”

    克里奥大喜,忙不迭道:“多谢曹先生!多谢曹先生!”

    陈暮也正需要一个知道当地情况的人带路,便顺势接下这个委托。有了这位克里奥,他和维阿的身份等等,也自然迎刃而解。有俩人的带路,他们也就不需要费力去寻找回城的路。

    沿途克里奥对陈暮热情无比,言语间也不停地试探,陈暮则惜字如金,半天才回应一句,到了后来,索姓闭上嘴巴。而维阿,更是自始至终都没搭理过一次。

    陈暮故意落在后面,那位保镖则很自然地负担起带路的职责。

    沿途遇到的几只野兽,陈暮的脱尾梭例无虚发,克里奥也变得愈发热情起来。只是陈暮始终不为所动,克里奥也不以意,依然谈笑自如。

    这倒让陈暮对颇刮目相看,这些出身冨贵的世家子弟大多倨傲难近。虽然知道对方只不过有求有己,方能做出这样的姿态,但是能如此挥洒自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那位保镖的沿途的表现也可以看出来,颇有经验,对于一名纯防守姓专修能量罩的卡修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

    忽然,维阿微微停下脚步,目光落在前方,似乎要穿透层层丛林。维阿的表现也令陈暮的立即提高了警惕。维阿的警觉之灵敏,陈暮总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无数次事实证明,维阿总是对的。

    前面,一定有情况!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0 Date: Fri, 21 Jun 2019 08:57:33 GMT X-Via: 1.1 bz8.youvm.com (random:62218 Fikker/Webcache/3.7.9)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bz8.youvm.com
Date: 2019-06-21 08:57:33

Fikker/Webcache/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