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bepaly开户 >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 > 第266章 不管怎么样都别让自己受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epaly开户 ] //www.emow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童冰颜咬着唇,冷喝一声“班若铭!”

    “别太过分了。”打击童氏,儿子不知踪迹,更是想要就来,当自己是他圈养的宠物?

    男人似乎不为所动,眉眼低垂借着酒劲儿吻着她,薄唇却冷然扯了一下,“当着我的面换衣服,不就是等我做点什么?”

    童冰颜咬牙使劲将他推往一边,冷眼看着他。

    “我当初就不该来求你!”明知道会这样,她是疯了才来找他。

    班若铭也低眉看着她,一番纠缠,两人本就在床边,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倒了床上,低语:“你还想着救童氏?”

    “到底为什么,童氏碍你什么了,我儿子碍你什么了,你要如此做?”童冰颜再次没有忍住,红着眼眶质问他。

    “孩子已经没了,童氏,也很快没了,最好,别在把心思放在上面。”班若铭冷嘲一声,手下没有闲着。

    孩子……律庭那么乖巧,在傅家过得好好的,他当然不可能破坏现在孩子的生活。

    很快童家状况如此,他没那么蠢给自己制造一个麻烦,否则童家只会利用舆论像吸血鬼一样吸着他。

    既然傅宫凌误认为月医当年生的三胞胎,月医不说、北云奇不说,谁也不知道那孩子是谁的。

    翌日。

    班若铭只是淡淡的睨了童冰颜,声音没有起伏:“安分的待在这里。”

    然后约了柒月中午见面。

    名典。

    关于孩子的事情,应该要跟柒月谈谈了。

    依旧是一身长及脚裸的长裙,果色高跟凉鞋,长发披散在肩头,立领式的衣服堪堪遮住昨日疯狂还未消退的痕迹。

    脸上画了淡妆,神色倦倦,昨晚她也没睡好,反复想着,傅宫凌是不是想把女儿带走,若是争起来,cqueen知道了,怎么想?倘若傅宫凌真真的抓着那儿不放,以此逼她,她又要怎么办?

    一个个问题困扰着她,想了一个晚上,却丝毫头绪没有,总不能把一切寄托在那凉昇身上。

    班若铭一眼就看出了她精神状态不佳,将菜单递给她,温声问道:“没休息好?”

    柒月接过菜单,“嗯”了一声,转头跟服务员说道。

    “一杯摩卡,一份九分熟牛排加鱼子酱。”

    “你呢?”看向班若铭。

    “同你的就好。”

    “double。”她柔唇微掀,神思轻忽。

    “好的,稍等。”服务员记下,收了菜单退下去。

    班若铭略思索了一下,看了看她,他们之间没必要绕弯子,便开门见山:“cqueen的身世……你打算怎么办?”

    柒月捏着水杯,脸色怔了一下,不是很自然,但也不惊讶。

    又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没了后文。

    班若铭了然了,傅宫凌知道cqueen的身世,她是清楚的。

    “你怎么想?”班若铭看着她,问道。

    “若铭,我现在完全没有头绪。”终于柒月抬眸,眼底略微疲惫无奈。

    倘若他真敢,她还真的难以抵挡。

    之前还不知道女儿,他都能用北云逼她如此,现在,会不会更疯狂?

    “你当初生的是双胎,两个孩子,哪个是你儿子你应当清楚。”班若铭转了转茶杯,忽然低声说。

    柒月抬眸,试探一句:“童冰颜生的儿子……是傅律庭?”

    班若铭笑了笑,童冰颜和她生产同一天,他不想将孩子给童冰颜带,就将计就计给了孩子,对童冰颜的说法是,死胎。

    “当初没漏陷想不到还有你一份功劳。”柒月淡笑,对于那个孩子,也曾怀疑,但不曾深究。

    班若铭不否认,他的确插了一脚。

    “傅宫凌现在以为是三胎。他应该不会妥协。”看他样子,对柒月和cqueen都势在必得,他只是担心,这两人会两败俱伤。

    “律庭在傅家,挺好。”班若铭真的这么想,他把孩子们当自己的儿子,在哪儿无所谓。

    何苦,傅宫凌也是一个好父亲。

    “我懂了,放心吧。”柒月知道他不想让傅律庭知道自己真的身世,也只有她认下这个儿子,是最好最简洁的办法。

    两人边用餐边聊着,断断续续。

    柒月能知道若铭的意思,于傅宫凌,他现在当兄弟,于她,犹如亲妹,若铭都希望两人过得好。

    班若铭温润看着柒月,良久,悠悠一句:“不管怎么样,都别让自己受伤。”

    到底多年相识,柒月几乎不用思考也懂他的意思。

    点了点头,“我知道。”

    吃过饭,班若铭回了公司,柒月去看洛禛。

    在疗养院,洛禛病房门外,却意外的碰到了桑哲。

    洛禛的医疗报告已经传真给了罗普教授,也有了回应,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但是站起来的机会很大,只走路可能有些问题,而且人必须送到他那儿才能治疗。

    昨天还想着找个机会跟傅宫凌提这个事,倒是让cc的事情耽搁了,一时间也忘了。

    今天,碰到桑哲正好。

    “柒小姐。”桑哲知道她真实的身份,看见她过来探望洛禛也不意外,态度一向恭敬,只换个称呼。

    “嗯,你也在。”柒月淡淡的应着,态度不温不热,脸色依旧不怎么好。

    不是她不给好脸色,女儿身世一事缠身,想到桑哲是傅宫凌的心腹,诸多事情都经他手,就摆不出笑脸。

    “要走了吗?”看着他提着空的饭盒,应该是洛禛刚吃过的。

    “是。”桑哲应着,“洛禛今天心情不错,吃了不少。”

    “嗯。”柒月语气稍顿,说:“在外边等我一下。”

    桑哲楞了一秒,然后点了点头。

    柒月推门而入,看到洛禛还是难以动弹,终归是因为自己才受的难。

    “洛禛。”轻声唤了一下。

    刚吃过饭,洛禛也没真睡着,听到来人说话,睁开眼睛,神色闪烁两下就定住了。

    柒月握着他的手,暖声说着:“过段时间我把你送出国去治疗,教授说虽然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但是站起来还是可以的,你愿意去吗?”

    洛禛怔了,定定的看着她,其实他不奢望什么,但听到这样的话难免激动,只是喉咙还没恢复,说不出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1 Date: Sun, 18 Aug 2019 20:59:05 GMT X-Via: 1.1 bz26.youvm.com (random:630563 Fikker/Webcache/3.7.9)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bz26.youvm.com
Date: 2019-08-18 20:59:05

Fikker/Webcache/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