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bepaly开户 > 云洲录之七星传说 > 风雷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epaly开户 ] //www.emow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阎早就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弃,我只不过是继承其遗骸的亡魂。”

    【雪牢关那边应该差不多了】

    吕阎大致可以推测出雪牢关的情况,有自己给的符箓破除曌雷天网的话,祸斗拿下没有守将的雪牢关应该轻而易举,若是自己此刻拖到祸斗来到这里,虞少期必死无疑,不过他并不准备这样做,既然已经同祸斗夸下杀死虞少期的海口,自己就一定要做到。

    “虞少期,你的实力确实有些超过了我的预期,要想解决踏入塑气境的你或许已经有些难了。”

    “既然你已经看清形势,还不束手就擒。”

    “哈哈哈......可笑,吾一生都在追寻术的极致,即便我的术被你所克,但放在如今的形势,输的还会是你!”

    吕阎望着天空,这雷雨交加的天气正是他算好的天数,要击杀雷炁血脉的虞少期所必要的布局。

    “苍天为我色变,惊雷已至,通天雷光之下,吾之震雷也将带来苍生之劫。”

    吕阎口中念道,这正是被赋予天象之名的这个人所追寻的术之极致,属于吕阎自己的震雷。连续不断的雷鸣声,让马匹开始不安定,乌云中的雷光已经到了让人不得不害怕的地步,吕阎已经将自己对炁的控制运用到极致,他的神已经深入天空的雷云之中,仿佛已经同天融为一体,他的眼中定格了山谷中的所有人,他要用这一击结束。

    “震雷决—苍生劫!”

    乌云中无数道雷电如同触须般降下,电光火石间便命中谷中几乎所有的人,苍生劫并不像其他针对妖的雷术一样具有强大的破坏力,它如同毒药一样深入到人的骨血,更阴霸的是它的扩散力,许多将士所中的苍生劫会传播到靠近自己的人身上,这样数千人组成的电网会瞬间击穿他们运气保护的身体,受到数十倍乃至百倍的伤害。

    “快散开!”

    虞少期和几个反应快的部下可能没有被电网波及,有风雷缠身的保护,虞少期并未因这从天空落下的触须受到太大伤害,但是在狭小的山谷中,大部分的人还是难逃厄运,看着部下们痛苦的表情,虞少期心急如焚。

    “虞少期你就不必挣扎了,雪牢关此刻应该已经被祸斗攻陷,无论你怎么挣扎,都难逃一死。”

    “!你是妖族的内应?”

    “不,他们只是我们完成目的所利用的棋子,很快他就会被贺将军铲除,而你们这些辰煌的余孽很快就会被彻底根除。”

    “该死!”

    明白自己中计的虞少期为自己的失职感到自责,但这同样让他内心更加坚决,自己不能再这样停滞了,就算豁出去,也必须让这里和雪牢关的情报送达到霁月城,让自己的儿子做好准备。。

    虞少期调动着体内的雷气,雷气有些互相吸引排斥的特性,这一点自然中雷电也是一样的,虞少期风雷缠身化成的雷甲便是利用了斥性,现在他想要做的,是改变自己的雷气的运转方式,让这些连接着雪牢关将士与天空的触须全部汇集到自己身上。

    “雷啊,朝我来吧。”

    风雷缠身再一次解除,虞少期的身体同样伸出了许多触须状的雷气,而原本缠在其他人身上的雷网仿佛被吸引一样开始疯狂超虞少期的身体蔓延而去。

    “哈哈哈,对,就是这样,流着雷炁血脉的你要想破除苍生劫只有这一个办法。”

    吕阎花大量时间为虞少期布下的局正是在等这一刻,让虞少期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将领无法规避的必杀之术。承受着上千倍痛苦的虞少期还在做下一步行动,他的右手,雷虎的头颅已经初具雏形,强大的压力让虞少期半跪在地上,他的耳朵和鼻子已经有鲜血溢出,用尽浑身的力气,挥动重拳砸入地面,雷虎如猛虎下山般冲向了封闭山谷的雷网,刺耳的电鸣声响过,雷虎被狂雷枷牢击溃,但是雷牢本身也因虎煌拳耗损极大,电网的形态有着明显的削弱。

    “雪牢关的将士们!不要畏惧,冲破眼前的电网,回到霁月城,吾虞家之血尚未终结,汝等尽忠的使命还未结束,为了霁月城的百姓,冲吧!”

    从苍生劫带来的痛苦脱离的雪牢关将士也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从虞少期痛苦的样子,他们知道是自己效忠的将领救了自己,他们听从虞少期的命令重新拿起了自己的武器,骑上自己的战马,冲向了不远处的电网,一个一马当先的士兵在触碰电网的瞬间就因雷电毙命,但是那之后的将士仿佛并没有在意这些,毫无退意再次冲向了电网,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将士冲向,倒在电网前,里面不乏许多失去战马举盾冲锋的士兵,他们如同被祸斗强化过的犬妖一样视死如归,很快上百具尸体倒在狂雷枷牢前,电网也越来越暗淡。

    看出这自杀式的冲锋仿佛就要破除了自己的狂雷枷牢,吕阎赶忙运炁准备用雷术阻止这些疯子。

    “别忘了,还有我!”

    雷虎怒吼响起,虎煌拳猛然而至,慌神的吕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所站的谷顶整个被击垮,他就跟着落石坠落下来。而这一记虎煌拳则用尽了虞少期最后一分气,没有了雷气的保护,苍生劫很快开始侵入虞少期的身体,强烈的痛苦让他轰然倒地,意识渐渐模糊,隐约看见自己的部下们冲破了狂雷枷牢,虞少期的嘴角漏出了微微的笑容。

    至此,在南宫逸之后,霁月城又一支柱已然崩塌。

    ..............

    从杂乱的石堆中爬起的吕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走近躺在谷底的虞少期的尸体前,确认他的死亡。

    地震般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吕阎知道是祸斗的军队来了,解决虞少期所花的时间比他预想中多了许多。

    “你可真是狼狈啊,人类。”

    祸斗不知何时已经先行到来,嘲弄着浑身沾满灰尘,衣衫褴褛的吕阎。

    “过程有些波折,但是虞少期确实已经死了。”

    确认虞少期死亡的祸斗突然对着吕阎散发出巨大的杀气,这让吕阎暗叫糟糕。

    “既然吾等的契约已经完成,此刻该来算算你杀死吾荒兽国将领的账了。”

    【这只狡猾的土狗】

    吕阎明白祸斗看出自己消耗过大,想要趁此机会解决掉自己,于是已经在暗中运炁。

    “即便契约结束,我们怎么也还是有昔日盟友之情吧。”一个飘然的声音在谷中响起,来者正是以接应为由来到离开贺千山到此的方笑言。

    “铁莽不以大局为重,吾等肃清他也是为了两方的利益。”拄着拐杖的薛药人也同样到来。

    两位同僚的到来让吕阎松了口气,也让祸斗觉得可惜,眼前三个人类的实力非同小可,祸斗并非怯战,而是不想让攻克霁月城的行动有什么变故。

    “既然阻挡荒兽国大军的障碍已经清除,我们也该退场了,预祝祸斗将军武运昌盛。”

    眼睁睁看着三人离去的祸斗,眼神冰冷了下来,只要是人类,在日后必然会成为荒兽国的威胁,祸斗在心中留下了这三人的相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0 Date: Wed, 24 Apr 2019 06:40:39 GMT X-Via: 1.1 bz9.youvm.com (random:74578 Fikker/Webcache/3.7.8)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bz9.youvm.com
Date: 2019-04-24 06:40:39

Fikker/Webcache/3.7.8